学术会议

淋巴瘤:无处不在就是我

淋巴瘤在恶性肿瘤中发病率和死亡率都在前15位内,并且发病率正在逐年增长。淋巴瘤可能在任意年龄段发病,在儿童和青壮年中发病率和死亡率更高,进入所有肿瘤的前10位。淋巴瘤常常累犯全身,加上淋巴系统遍布全身的特点,淋巴瘤可以在很多部位发生,可以说是“无处不在”。

1563175359.jpg

淋巴瘤的自述:

“淋巴瘤”这个称呼是我和我们帮派的兄弟们的统称,你可以叫我们为“淋巴瘤家族”,而我们的家就在你的淋巴系统上。淋巴系统对于主人来说,可是至关重要的。它是循环系统的组成部分,由淋巴管道、淋巴组织(淋巴细胞等)和淋巴器官组成。主人抵抗外来侵犯需要的“部队”,淋巴系统就是这些部队的培训机构,能制造各种细胞、细胞因子和抗体,滤出病原体,参与免疫反应,对于液体和养分在体内的分配也有重要作用。我本来是淋巴细胞,也是这个部队的一员,但是我学坏了,变成了无组织无纪律的一员,自己复制自己,开始我的疯涨过程,破坏部队正规化建设,建立我自己的“淋巴瘤王国”。淋巴系统遍布主人的全身,而我也就随之“无处不在”。浑身上下,你都可能发现我。


哪些因素助我诞生

我的诞生和很多因素有关,包括免疫功能失调、感染、家族易感性、化学因素、物理因素、生活方式等。


1.免疫功能失调和我的诞生密切相关。器官移植后长期服用免疫抑制剂,发生淋巴瘤的风险增加2-15倍。患有免疫缺陷疾病如干燥综合征、类风湿关节炎、桥本甲状腺炎、毛细血管扩张性共济失调、系统性红斑狼疮等的患者恶性淋巴瘤发病率也高于普通人群。


2.感染因素。发生感染的人,也是适合我的主人。感染包括病毒感染和细菌感染。EB病毒(EBV)、I型人类T细胞淋巴瘤病毒(HTLV-I)、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幽门螺旋杆菌、鹦鹉热支原体和丙肝病毒等病毒和细菌,是我们淋巴瘤家族里兄弟姐妹们各自的小伙伴和排头兵,深受我们的欢迎。

1563175390.jpg

3.遗传因素。主人的家人(有血缘关系)也是我们喜爱的目标,有恶性淋巴瘤家族史的人群患恶性淋巴瘤的概率高。有研究发现,一级亲属(一个人的父母、子女以及同父母的兄弟姐妹)有恶性淋巴瘤的人群发生恶性血液病的概率比一般人群高1.8倍。


4.化学因素。可能和我相关的化学物质包括有溶剂、杀虫剂、除草剂和燃料等。甚至苯妥英钠、麻黄碱以及有些抗癌药也可能与我有关。日本广岛和长崎在遭遇原子弹爆炸后的数年后淋巴瘤的发病率明显增加。有研究报道,过度暴露于紫外线下也增加患恶性淋巴瘤的机会。?


5.生活方式。健康的生活方式是远离我的小帮手,而不良的生活方式就是适宜我发芽生长的土壤。譬如,有研究发现,抽烟和染发都可能增加我出现的风险。


我是怎么“无处不在”的

如果你过去听说过我,你也许知道“淋巴瘤累犯全身”的情况。我的家族里,有些只会在局部生长,但有的就会累犯范围较广,侵犯人体的更多位置。这通常是由于人体淋巴系统的网状结构密集分布、淋巴循环的生理条件和淋巴瘤细胞的归巢现象造成的。

1563175449.jpg

而在我的家族里,可以分成霍奇金淋巴瘤和非霍奇金淋巴瘤两大部分。霍奇金淋巴瘤淋巴结>90%为连续侵犯,起病为单发部位 然后沿淋巴道至邻近淋巴结区域。例如先为颈部淋巴结肿大,依次为腋下或纵隔淋巴结受侵。而非霍奇金淋巴瘤受侵的淋巴结为跳跃式的侵犯,没有固定规律。


怎么做,可以发现我和远离我?

淋巴结肿大一般是我的首发症状,以浅表淋巴结肿大为首发症状的约占70%。发生在不同组织器官的淋巴瘤有其相应的临床症状,一些特殊亚型的淋巴瘤有其特殊的症状和体征。

1563175470.jpg

一般通过问诊、体格检查、常规的血液生化和初步的影像学检查等常规体检可以发现我的征兆,包括乏力、发热、夜间大量出汗、体重快速明显减轻、全身或局部浅表淋巴结肿大,化验血液时,发现贫血、白细胞下降或血小板下降。出现这些征兆,也不要恐慌,大多数不是淋巴瘤,但是需要引起重视并到淋巴瘤专科医生处就诊,进行相关的专科检查,能做到早发现,才能早诊断和早治疗。


总的来说,我在中青年人群中更容易发生。我与很多恶性肿瘤相似,可归为生活方式病。生活中很多小细节都可能促进我的发生,例如不规律的生活习惯、长期的劳累及压力过大,都会使患癌风险大大增加。因此长期压力大、劳累、作息和饮食不规律、有肿瘤家族史的人群应注意防范,同时改善自己的生活方式,就可以进一步远离我。


作者介绍

1563175497.jpg

刘晓健,博士,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肿瘤内科(淋巴瘤专业)主诊医师(床位收治淋巴瘤和头颈部肿瘤等)、复旦大学肿瘤医院硕士研究生导师,担任上海市科学技术委员会专家库成员。目前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上海市自然科学基金课题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科技厅自然基金课题等多项课题研究,发表论文29篇,参与编写《肿瘤内科诊治策略》等着作。从事肿瘤内科临床医疗工作30年,熟悉常见恶性肿瘤的内科诊疗常规和晚期肿瘤的药物不良反应的处理。目前主要从事淋巴瘤的诊断和治疗。